首页 万象 G20达成共识 科技巨头离数字税还有多远

G20达成共识 科技巨头离数字税还有多远

浏览:4924 2019-07-11 18:50:29 作者

新华社记者 周润健 摄

如今,美欧之间的贸易博弈仍在继续,数字税也依旧时隐时现。而在这场美欧博弈之间,对于数字税本身而言,或许也仍旧存在诸多障碍。毕竟对于这些低税率国家而言,这些科技巨头就是吸金利器,数字税对他们来说无异于割肉。

根据欧盟执委会提供的数据,传统行业企业需要缴纳的有效税率达到23.3%,而大型科技公司往往跨国运营,在欧盟缴纳的平均税率只有9.5%。

2018年,互联网募捐场景越来越多元化,相关平台推出行走捐、阅读捐、积分捐、消费捐、企业配捐、虚拟游戏捐等创新方式,受到公众欢迎,80后、90后成为互联网募捐的主流,00后开始参与互联网公益。“人人公益、随手公益、指尖公益”成为潮流。在此背景下,各平台进一步加强规范化建设,强化信息公开、在线投诉举报功能,比如引导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平台加强规范,指导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三家平台签署发布了个人大病互联网求助行业自律公约。依法依规通过指定平台进行网络募捐,已成为广大慈善组织的共同追寻和行动自觉。

今年3月,法国放风准备对科技巨头征税时就提到,目标企业约有30家,其中大部分是美国企业。而据《巴黎人报》报道,美国谷歌、亚马逊、Facebook、苹果、优步、爱彼迎、缤客及法国在线广告企业Criteo均位列其中。

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称,欧盟要率先对这些大型科技公司征税,主要是因为这些大型的国际互联网公司在欧盟境内的其他国家有大量收入,这些收入带来的应税利润也是巨额的,但这些公司为了降低他们的纳税风险,就把从其他国家挣到的利润重新投入到税率更低的国家,这就导致这些科技公司在欧盟境内一些高税率国家挣到的钱流入到了其他低税率国家,造成欧盟境内一些高税率国家的税收损失。但加征数字税的话,对企业来说就相当于加征双重税,自然也会引起欧盟境内其他低税率国家的反对,因为双重税会使得这些大型互联网公司在低税率国家的市场份额下降或科技巨头的流失。

科技巨头似乎已经激起民愤。此前家乐福首席执行官Bompard在接受法国《星期日报》的采访时就曾提到,是时候解决实体企业和互联网企业在财政上的不平等了。“他们的商品涌入市场,却不用缴纳增值税和几乎所有其他税种,这是难以接受的。在同样营业额水平上,他们应该交同样的税。”

科技巨头再遭一击。北京时间9日,路透社报道称,G20财政部长已于8日达成共识,要制定共同的规则以弥补Facebook等全球科技巨头为降低企业所得税而利用的漏洞。事实上,关于“数字税”,欧盟已试探多次,在法国、英国的带头之下,科技巨头们的日子也变得越来越难。然而美国还在背后撑腰,欧盟内部的分歧仍旧存在,数字税距离真正落地或许还要一段时间。

科技巨头仿佛成了众矢之的。按照路透社的报道,一直以来,Facebok、谷歌、亚马逊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都备受批评,原因主要在于无论他们最终服务的人群在哪里,他们都会选择在低税收的国家实现盈利,从而减少纳税,这种做法在很多人眼里都是违反公平原则的。

视频加载中...

得了便宜还不卖乖,是让这些科技巨头被盯上的终极原因。虽然欧盟已经给了科技巨头相对较低的税率,但后者还是优中选优,把自己的欧洲总部设立在爱尔兰等低税率国家,以规避在欧洲所缴纳的巨额税收,苹果和谷歌就是如此。

去年欧盟酝酿出台数字税时,美国也被认为会成为数字税的重灾区。当时,根据欧盟执委会的估算,大约有120-150家互联网巨头会被此项规定所影响。但据了解,受牵连的企业中半数为美国企业。值得注意的是,欧盟公布这项计划的同时,正赶上美国钢铝关税正式生效前的关键时期。

执行制片纪华峁、摄影师李强都是在北京等地的大剧组参与拍摄的资深行家;导演杨斌更是为影片付出了极大的心血,他一人担任导演、联合编剧、配音文案撰稿等多个要职;他的公司智行传媒更为影片设计、制作了精彩的动画片段。

说起就业指导中心,不少人对其感觉就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在职业规划课上,老师往往注重理论讲解,有的课程内容甚至常年不变,跟不上社会时代的飞速发展,学生们即使拿到了学分,但却没掌握方法,面对具体的就业问题时依然一脸茫然。在就业指导中心,不少辅导员自己都没有足够的求职经验,很难给出具体的指导性建议,就业指导中心也渐渐变得“无人问津”。

“我很喜欢做足球裁判,喜欢沙滩运动,就这么简单。”黎祺彬说。

据香港媒体报道,天王郭富城在过去一年忙于当人夫及爸爸角色,但工作量未有因此减少,电影更是一部接一部,未来将有4部作品相继上映,其中一套郭富城为支持美国华裔新导演,花了不少时间在美国约纽拍摄,他称:“这次演戏的对手十苗苗,演我的女儿,我演一个60岁的爸爸。”

2月22日,新蒲新区招商引资专题调度会召开。新蒲新区(经开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冯俊峰出席会议并讲话。新蒲新区党工委委员、组织人事部部长徐宇,新蒲经开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朱拯参加会议。

杨世界称,欧盟内部分为两个阵营,一个是税率相对较高的国家,一个是税率相对降低的国家,对于这两大阵营而言,征收数字税就会出现不同的意见。例如谷歌在欧盟境内高税率的国家挣钱然后投入到低税率国家,就容易引起高税率国家的不满。但征收双重税就可能引起低税率国家的不满,因为他们觉得好不容易通过低税率政策或者优惠条件将巨头引进进而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他们害怕失去谷歌这种巨头,担心影响这些巨头在当地的市场布局,进而影响政府的税收,从而造成当地经济的波动。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于学军、广东省副省长张光军、深圳市副市长吴以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有关领导出席会议并致辞。

带不动欧盟,法国准备先“单干”。今年5月21日,法国参议院刚刚投票通过向互联网巨头征收数字税的法律草案。按照该草案,从2019年1月1日起,全球数字业务营收不低于7.5亿欧元和在法国营业收入超过2500万欧元的企业将被征收3%的数字税。按照法国财长勒梅尔的说法,2019年数字税的税收收入预计为4亿欧元,到2022年这一数字将达到6.5亿欧元。

当天下午,陈卫强一行与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就2022年亚运会信息技术工作进行会谈,并围绕“智慧亚运”展开深入交流。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副主任李桂华、黄志勇等参加。

不出意外地,大型科技企业再次成为讨论的中心。路透社报道称,关于数字税公报的最终版本在周日公布,“在解决数字化问题带来的税收挑战上,我们欣喜于取得的进展,并赞同采用双支柱项目策略”。此外,公报草案还提到,会努力基于达成共识的解决方案,在2020年前提交最终报告。

事实上,针对数字税,欧盟早已率先发难。去年3月,欧盟终于公布“数字税”方案,其中提到宣布拟对全球年收入超过7.5亿欧元的大型互联网企业征税。但随后,这一方案几经波折,虽然法国、英国坚定地站在了欧盟一边,但包括丹麦、瑞典和爱尔兰的官员表示反对,称数字税将降低他们的竞争力。今年3月,欧盟也不得不宣布,暂停在欧盟范围内推行统一的数字税。

9.斑秃。斑秃是免疫系统向毛囊发起了攻击,造成头皮上出现斑驳的圆形秃点。当病情活跃时,患者的头皮就会发痒。

人民网北京2月14日电 (记者郑海鸥)记者从文化和旅游部获悉:《关于命名2018—2020年度“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已于近日下发,公布了2018—2020年度“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名单,北京市大兴区榆垡镇等175个县(县级市、区)、乡镇(街道)入选。

贺兰县委书记刘甲锋表示,贺兰县上下要大兴学习之风、大兴调查研究之风,创造性地贯彻落实中央和区市委决策部署,以实际行动坚决做到“两个维护”。领导干部要以上率下,学在前、做在先,各部门各单位领导班子要当标杆、作表率,各部门各单位主要负责同志要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带头强化学习、带头查找问题、带头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带头抓好问题整改落实,推动形成上行下效的生动局面。

挑战巨头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是一次性挑战多个巨头。路透社提到,英国和法国一直是大力倡导企业征税提案的国家,而美国则恰恰相反。因为美国担心,在大力推进全球企业税收的问题上,美国互联网公司正在遭遇不公正的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