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永刚:父亲钱学森的最后22年

时间:2019-11-08 19:42:38

二十年前。

1999年9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会议,隆重表彰23位“两弹一星”科技英雄。其中,钱学森无疑是最关心的人之一。他无法出席,因为他卧床不起。会后,他在家举行了一个授勋仪式。

十年前。

2009年10月31日,98岁的钱学森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完成了他传奇般的一生,因病去世。就在两个月前,当中央领导回家拜访时,钱学森也欣然说:“我想活到100岁!”

多年来,钱学森的名字从未被遗忘,他的经历和思想也经常被提及。但人们最了解的是他出国留学、回国并开发“两颗炸弹和一颗星”的过去。然而,他在20世纪80年代逐渐淡出公众视野。除了著名的“钱学森问题”,他晚年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这似乎相当神秘。

今年,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馆长钱永刚教授与记者进行了长谈,详细回顾了他父亲钱学森的晚年生活和学术探索。钱学森和他的妻子蒋于颖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们的女儿钱永真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搬到了美国。他们的儿子钱永刚在美国学习了5年,一直和父母在一起,直到他们的父母去世。

在钱永刚眼里,他的父亲是一个嗜书如命、安静乐观的老人。虽然他晚年一年到头都呆在床上,但他从未抱怨过生活质量差。与此同时,他的思考并没有停止。晚年,他不仅发表了《钱学森问题》,而且在许多领域提出了颇有远见的新讨论。

“父亲的思维不局限于太空领域。他不仅是科学家,还是思想家。他的许多战略思想是跨时代、跨领域的。”在钱永刚看来,他的父亲钱学森反映了一位伟大科学家退休前的风采,而他退休后的思考更多地显示了他作为思想家的一面。

从这个意义上说,钱学森过去的22年是他98岁人生的一个重要拼图,值得后人关注。

1987年4月,钱学森和蒋英在德国合影。

字符文件

钱永刚:1948年10月出生,钱学森和蒋英的儿子,加州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系理学硕士。他长期从事计算机应用软件系统的研究和开发。现任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馆长、中国航天钱学森决策咨询委员会主席、Xi交通大学钱学森学院名誉院长。

退休后,他从未停止思考:“自1987年以来,他的父亲不再去办公室,但退休后,他从未停止思考,形成了晚年学术思想的高峰。”

高远:钱老什么时候真的退休了?

钱永刚:因为他是一名院士,当时院士没有退休,所以没有正式的退休程序。1982年,他辞去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副主任一职。五年后,他辞去了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副主任的职务。从那以后,他就不再去办公室了。然而,在他于2009年去世之前,他的职位一直保留了22年。

高远:1987年后,他不再去办公室了。他会参加任何社交活动吗?

钱永刚:卸任后,他先后担任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科学技术委员会高级顾问和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名誉主席,但都是名誉主席。他通常请假去参加活动。后来,包括党的第十四、十五和十六届全国代表大会,他是特别邀请的代表,但他通过他的秘书要求离开组织。他说他太老了,不能参加,因为他不能走路。

高远:但当时他还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

钱永刚:是的,他在1986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共同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他连任两届以上,总共12年,并于1998年离职。

1986年,我父亲仍然能够四处走动。该组织要求他提名他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副主席的推荐候选人。起初他不同意。当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主席是邓鹰巢。她亲自和我父亲谈过。它们有着特殊的起源。当我父亲在小学的时候,邓鹰巢是那所小学的老师。虽然没有受过教育,但我父亲后来称邓鹰巢为邓老师,并且热爱老师和学生。

邓鹰巢问我父亲为什么不想当老师。他说他想用有限的精力做更多的学术研究。邓鹰巢说,提名还是提名,选举后你有事要请假。

高远:后来,当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召开时,钱变老了吗?

钱永刚:前几年他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在1988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七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他还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作了工作报告。但是后来,他慢慢地坐轮椅,所以他请他的秘书代表他请假,并请工作人员拿一些文件。当他拿回来时,他会仔细阅读并附上自己的建议。

高远:今天我们对钱学森的理解主要是因为他对中国航天事业的贡献。到20世纪70年代末,他已经逐渐淡出了太空研究的前沿。到20世纪80年代末,它逐渐远离公众视线。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钱学森晚年在做什么?

钱永刚:应该说,我父亲从行政领导岗位上卸任后,他的思想从未停止过。从1982年卸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到1996年的14年是我父亲晚年学术思想的高峰。1996年后,也就是从85岁到去世的13年间,最主要的亮点是2005年发行的《钱学森问题》。

1989年3月,钱学森出席了第七届CPPCC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将近80岁了,他仍然思维清晰,思维活跃,并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意见。

开放复杂巨系统:“他曾建议成立国家级总体设计部门,跳出职能部门的视野限制,同时抓住影响全身的战略问题,开展研究,向全国提出建议。"

高远:在那14年里,钱总是做什么?

钱永刚:从1982年到1990年,他的研究集中在系统科学、思维科学、人体科学和社会科学。

系统工程的概念起源于20世纪40年代初。1978年5月,我父亲首次在中国提出系统工程。他和其他两位同志共同发表了《组织管理技术——系统工程》。全文有10,000多个单词,但没有数学公式。它以一种简单的方式阐述系统工程,将系统工程理论扩展到社会的各个方面,包括可以在教育系统工程和法律系统工程等不同领域实践的14种系统工程。

当时,“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不久,这是他十年来的第一个声音,引起了各界的极大关注,并迅速掀起了全国范围内学习系统工程理论的热潮。

高远:他一生都在研究太空飞行。许多人说,“在天上找钱学森”。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转向学习系统工程?

钱永刚:这和周总理有很大关系。周恩来去世前曾告诉我父亲薛森同志,你们的太空计划能推广到社会的其他部门,让他们都学习吗?周总理去世后,我父亲一直在考虑总理的委托。他总结了那些年在航天工业中的经验和教训,完善了系统工程理论。

论文发表后,他努力推广和宣传系统工程,使更多领域的人们能够理解和应用系统工程。然而,他发现其他行业面临的系统远比太空领域的复杂。如果从空间领域提取的系统工程概念简单地应用到其他领域,肯定会遇到挫折。所以他说他知道退休后做了什么。

高远:卸任后,他开始对系统工程理论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和丰富?

钱永刚:他花了三年时间首先总结了系统科学体系,然后提出了一个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的构建,并提出了理解和解决开放的复杂巨系统问题应该遵循的方法论,这就是他的“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到1990年。他和另外两位同志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科学的新领域——开放的复杂巨系统及其方法论》,这是他那个阶段研究成果的总结。

高远:根据钱老的说法,系统工程理论不仅可以应用于空间工程领域,也可以应用于各行各业,甚至是国家设计的最高水平?

钱永刚:应该说,1990年那篇文章的发表标志着我父亲将工程系统工程提升为社会系统工程。随后,他向中央政府汇报,并建议成立国家总设计部,组织一批一流的专家,根据社会系统工程理论,从全球角度讨论宏观战略问题,并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

这样做的好处是,一两个部委不再提出计划,而是由一个国家咨询小组提出一个想法,可以跳出职能部门的视野,抓住影响整个机构的战略问题。这就像20世纪50年代,当时世界相信中国可以进行太空飞行,但老一辈领导人做出了果断的决定,老一辈科学家和广大科技人员努力工作,最终实现了中央决策,从而掌握了国防和安全的主动权。

高远:当时,钱老是不是运用了总设计部的思维方式,针对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问题提出了改革方案?

钱永刚:他曾经指导中国的710号航天飞机做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实验。是利用总体设计和计算机信息技术对国家粮油补贴计划进行数据模拟。

当时,中央政府希望通过适当提高粮食收购价格来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然而,这将导致城市食品价格的波动,这将直接影响城市居民的生活。因此,如何增加农民收入,减少城市居民的损失,需要找到城乡之间的最佳平衡点。

710个站点做得很好,实际误差在3%以内。当时,一些领导人说,如果我们国家的政策都用这种方法来验证,拍脑袋决策带来的风险就会大大降低。后来,钱学森将710所使用的方法总结为“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事实上,这是理解和研究开放复杂巨系统问题的方法。

高远:你能说钱老刚退休的时候,他最想做的是把工程系统工程发展成社会系统工程吗?

钱永刚:是的,他被禁足了。这是他当时的目标。由此,他在系统科学和思维科学方面的两大学术亮点也被展现出来。现在他们越来越被学术界认可。用他的话说,今天的科学不再是自然科学,而是人类理解客观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整个知识体系。他希望每个人都能使用这样的系统来观察、分析、研究和解决问题,而不是仅仅使用来自几个学科的知识。

1991年10月,我父亲80岁时,中央政府授予他“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的荣誉称号。到目前为止,我父亲只是被我们国家授予这个头衔。

“钱学森问题”的来源是:“委婉地说,他已经准备了几天这个问题;说到大成,这是他多年来对大成智慧教育的思考。”

高远:钱劳晚年最熟悉他的“钱学森问题”:为什么我们学校总是不能培养出优秀的人才?他对这个问题考虑得有多仔细?

钱永刚:在年轻的时候,他思考了好几天。

那是2005年7月下旬,我们接到通知,中央领导将在几天后来看望我父亲。他94岁时住在解放军总医院。他问我,谁来了?我说我没有在电话里说,我不擅长问。几天后我会去医院看他。他问我,那我会说什么?事实上,这只是他的习惯。事实上,我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一句话也没说,知道他以后会说的。

果然,他问自己并回答。他说,那我为什么不谈谈加州理工学院呢?这是我父亲的母校,他在那里读研究生。这对他的生活有很大影响。他对母校印象很好。他接着说,好吧,我知道该说什么,我会谈谈教育。

第二天,当温家宝总理到达时,我父亲谈到了他的教育思想:“中国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技发明人才的模式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它永远无法“冒险”出类拔萃的人才。这是一个大问题。”

高远:温总理听后有什么反应?

钱永刚:那天温总理从我父亲的病房出来时,他说钱老一听到就准备好了演讲。他不必努力工作来解决它。他走了一点。这篇演讲是一篇好文章。

高远:刚才,你说你年轻的时候已经准备了几天。如果我们走得太远,钱学森思考这个问题有多久了?教育是他晚年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领域吗?

钱永刚:这个问题是他在2005年提出的。事实上,这可以追溯到1994年,当时他首次提出“大成智慧教育”。

在我父亲看来,我们的教育太传统了。它只教人们简单系统中的科学和技术知识,以及如何学习使用还原论来理解和解决简单系统中的问题。然而,我们面临的不仅仅是简单的系统,还有简单的巨型系统,甚至更开放的复杂巨型系统。

系统科学的发展成果使我们有可能将现代信息技术和网络技术结合起来,收集人类知识和经验的成果,实现古人“聚智成材”的梦想。智慧比知识更高。如果我们真的能在21世纪尽可能多地激发人们的智慧,我们就能培养出真正一流的人才。现在回想起来,“大成智慧教育”是他晚年做的第二件事。

高远:“大成智慧教育”的核心是综合教育吗?

钱永刚:很多人只知道钱学森是一个“两弹一星”的可敬的人。事实上,他仍然是一个罕见的多才多艺的人,掌握了各方面的知识。他的知识非常系统。

“大成智慧教育”的核心概念之一是通才教育的新概念。他对通才的理解是基于唯物辩证法,强调“一般”是基于“专门”,而“专门”是基于广泛的专门。学生的跨学科跨度越大,他们的创造力就越大。他提出不仅科学与工程应该结合,而且科学与技术应该结合,甚至科学也应该与艺术结合。因为科学培养逻辑思维,艺术培养形象思维,所以逻辑与形象思维应该相辅相成。

“大成智慧教育”的另一个核心是现代科学教育体系。客观世界知识太多,新知识层出不穷。在晚年,我父亲把现代世界的知识分成11大类,如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军事科学等等。在垂直类别中,有基础科学、应用技术、技术科学等等。这样,在这个水平和垂直系统中可以容纳更多的课程。

高远:钱老对如何操作有什么想法吗?

钱永刚:他认为我们目前的教育系统有一个长期的成功周期。一般来说,他们都是6年制小学、6年制中学、4年制本科、3年制研究生和4至5年制博士。他们完成学业时已经快30岁了。大脑的最佳阶段被推迟了。

根据他自己的研究以及几十年的教学和科研经验,他认为这个过程可以大大缩短。他建议完成小学和初中学习需要8年时间,完成高中和大学本科学习需要5年时间,完成一年论文和获得硕士学位需要18年时间。如果你想为医生学习,你可以再学习三到四年,然后在20岁出头的时候毕业。这是他理想的“大成智慧教育”教育体系。

高远:这种学术体系只适合智商较高的学生吗?这些年来中国有没有“大成智慧教育”试点?

钱永刚:目前,全国已有46所大、中、小学开设钱学森班,覆盖19个省、市、自治区。根据学校的具体情况,结合钱学森的智慧教育理念,学校提出了自己的“钱学森班”建设方案并付诸实践。

我父亲曾经说过:“我相信,由我们中国科学家从系统工程和系统科学出发发起的大成智慧工程和大成智慧科学,在21世纪一定会取得成功,因为我们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

钱学森晚年在他的家庭书房写了一篇论文。

他致力于重建人类科学:“他认为人体也是一个开放而复杂的巨系统。西医仍然认为人体是一个简单的系统,考虑这个问题太简单了。”

高远:1999年9月18日,中央政府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隆重仪式,纪念“两弹一星”科技英雄。为什么钱老没有参加会议,而是在家获得了奖牌?

钱永刚:因为他已经卧床三年了。1996年,当他85岁的时候,他去医院体检。医生清楚地告诉他,你必须卧床休息,并且患有骨质疏松症。

高远:他躺在床上后还能动吗?

钱永刚:起初,他会在早上和下午起床,在房子周围走大约半个小时。后来,他也不能在这条路上走了。他坐在轮椅上被推来推去,被告知不要一直躺在床上。他的姿势变了。

以前,他喜欢和我妈妈在楼下的太空大院散步。但是因为他呆在床上没有下楼,他可能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晚年。

高远:钱老了,年轻的时候怎么样?

钱永刚:他过去身体很好。他中年时几乎没有生病,甚至很少感冒。20世纪80年代初,午休被取消,我不得不在下午1点去上班。那时他很不舒服,因为多年来他有中午小睡的习惯。此外,他不习惯在办公室吃饭,当他中午回来吃完饭,他将不得不上公共汽车,开车去办公室。当时,他的身体状况明显恶化,很容易感冒。

从那时起,他开始关注人类科学。他从行政领导岗位上退休后,花了很多精力学习医学。他认为人体也是一个开放的复杂巨系统,也应该用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来研究,人体科学的科学范畴应该重构。

我父亲甚至认为医学现代化的实质是中医现代化。他觉得西医仍然把人体看作一个简单的系统,认为这个问题太简单了,而人体并不那么简单。

高远:他给自己开了正确的药吗?

钱永刚:在这方面,他与中西医学并行。在中医方面,他和我妈妈学了气功。做了一段时间后,感冒的次数明显减少。

在西医方面,他的老朋友,加州理工学院的鲍林教授拜访了他。鲍林是化学家,曾获得两项诺贝尔奖。他有一个理论,认为给老年人服用大量维生素有益健康。我父亲相信他,并开始服用。当时,保证他健康的医生很谨慎,认为剂量太高。我父亲说我保证我的健康,不接受解放军总医院的维生素。我自己买的。

高远:超高剂量维生素的剂量达到了什么程度?

钱永刚:例如,维生素C,他吃的是正常剂量的100倍。传统医学理论认为这是错误的,因为人体不能吸收这么多东西并在进食后排泄,这是无用的,甚至可能产生副作用。然而,我父亲认为,尽管化学中有一种东西参与了化学反应过程,但它一毛钱也没有损失。这是催化剂,维生素起催化剂的作用。

从20世纪90年代到我父亲去世,他一直服用大剂量的维生素C、维生素E和维生素B复合物。国内制药公司无法生产如此大剂量的维生素。就像我妹妹钱永真住在美国一样,她被要求定期购买并寄回去。

高渊:你观察下来

贵州快三投注 澳门真人娱乐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钟

热点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