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堑变通途——中国桥梁70年》出版发行 一本书见证重庆桥梁

时间:2019-11-07 18:24:29

“天然岔路口变成道路——中国桥梁70年”的印鉴。

照片1鹅公岩大桥。

图2重庆长江大桥双线桥。

图3朝天门长江大桥。

照片4江津白沙头长江大桥。

(本专栏所有图片均由重庆大学出版社提供)

9月29日,重庆日报记者从重庆大学出版社获悉,俱乐部为中富、刘安顺等桥梁专家撰写的《自然屏障改变道路——中国桥梁70年》一书正式出版。

通过“科普”的写作风格,《自然岔路口变成道路——中国桥梁70年》一书选取了全国98座桥梁或桥梁群和7座海外华人建造的桥梁作为代表。用简洁的文字和大量的图片,展示了新中国桥梁建设取得的巨大成就,让人们了解中国桥梁建设发展的艰辛历程,感受到中国桥梁建设者无畏艰难、不断克服困难、勇敢地攀登世界桥梁技术高峰的精神。

记者看到,这本书按时间顺序分阶段总结了我国的桥梁建设情况。全文共分八章,即桥梁的起源与发展、修复与参考与基本识别、本土材料与创新发展、学习与追赶桥梁的崛起、桥梁力量的跟踪与改进、桥梁力量的技术突破、立足世界走出去、回顾过去、展望未来。

作为著名的桥都,重庆有15座桥梁或桥群列入本书,包括牛脚坨嘉陵江大桥群、鹅公岩大桥、朝天门长江大桥、重庆两江大桥等。重庆有许多桥梁,共有14000多座和100多座跨河桥梁。这些桥梁的特点是什么,它们建造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是什么?《自然岔路——中国桥梁70年》一书出版时,重庆日报记者采访了该书主编、重庆桥梁协会副会长向忠福等专家。

白沙头长江大桥

说到重庆长江大桥,许多人首先想到的是重庆长江大桥。然而,以重庆长江大桥命名的第一座大桥并不在主城区,而是今年4月退役的江津白沙头长江大桥。它也是继武汉长江大桥之后的第二座长江大桥。

“20世纪50年代,中国的桥梁正处于翻新和奠基阶段。当时,在缺乏桥梁人才和技术的情况下,中国桥梁工作者虚心学习国外桥梁建设经验,修建了一系列桥梁,如龙海线上的新沂河大桥,其中1960年建成的白沙头长江大桥就是典型代表。”向中国富人介绍。

根据《自然岔路——中国桥梁70年》一书,白沙头长江大桥全长820.3米,共有16个孔。主跨度为4孔80米,一根连续钢桁梁铆接在一个节点下。北3孔和南9孔均为40米顶部承重钢桁架梁。

“现在看来这座桥很普通,但在那个时候,这座桥的建造过程可以说是完全摸索前进,依靠每个人日夜工作。”白沙沱长江大桥至中福,在施工初期遇到了一个难题——成渝铁路与白沙沱大桥的互通有无,差距很大。如何解决两者之间的身高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工程师们也“敞开了他们的大脑”。维修延伸线向上盘旋,逐渐上升至桥头。“这样的设计在今天看来并不奇怪,但在当时是一项创新,灵感来自詹天佑的京张家口铁路的人字纹设计,该设计使用长度作为高度。”参与建造这座桥的老人孙孙一回忆道。

由于当时缺乏大型设备,白沙头长江大桥轨枕也是由工人手工安装的。“第一次在桥上安装枕木时,面对脚下汹涌的河水,我感到“空虚”,但我还是咬紧牙关完成了枕木的安装。”雷·梁飞是一位老人,他参与了大桥的建造,主要负责安装枕木。

“正是在建设者们的不懈努力下,中国桥梁建设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他告诉中孚,长江大桥在各地的建成不仅大大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也增强了中国建设和发展桥梁的信心,为中国桥梁的建设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牛角沱嘉陵江大桥

“从1961年到1980年,中国的桥梁建设进入了地方材料和创新发展时期。牛角沱嘉陵江大桥就是代表之一。”告诉中富。

牛脚坨嘉陵江大桥是重庆第一座城市桥梁,是一座铆接钢桁架双悬臂桥,始建于1958年,竣工于1966年。

对中富来说,牛角沱嘉陵江大桥的建设周期如此之长,主要是因为该桥在开工后不久就因自然灾害而关闭。1960年,随着中苏关系的恶化和大量苏联专家撤离重庆,这座桥不得不再次关闭。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64年。当时,虽然牛角沱嘉陵江大桥终于恢复了施工,但仍然面临着设备短缺和资金短缺等问题。”对中富来说,重庆的桥梁工人也尽了最大努力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没有重型起重设备,他们将使用土法和千斤顶来提升它。如果没有大的浮动船,它们将被小船拼凑在一起。如果没有现代机器和工具,它们将被手动操作。由于大家的不懈努力,牛角沱嘉陵江大桥终于竣工,大大改善了重庆主城区的交通状况。

除了牛角坨嘉陵江大桥,重庆当时还建成了中国第一座试验斜拉桥——重庆云南桥,主跨75.84米,对中国乃至世界斜拉桥的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对中福来说,这些桥梁的建成也为中国桥梁的崛起奠定了基础。

考虑质量和景观的重庆长江大桥

根据《自然地堑改变道路——中国桥梁70年》一书,重庆主城区有40多座横跨长江和嘉陵江的桥梁。超过90%的横跨这条河的大桥都是在过去20年里建造的。

"在这些桥梁中,菜园坝长江大桥和重庆长江大桥最具代表性."向忠福表示,两座桥梁的建设不仅打破了世界纪录,而且实现了与周边环境的协调发展和质量与景观的平衡。

"例如,菜园坝大桥是根据重庆独特的两河环山景观“量身定做”的."中富表示,为了避免设计桥梁时“只看一座桥,不看一座城市”的尴尬,重庆桥梁工程师绘制了数万幅草图,最终选择“两用钢箱篮拱桥”作为菜园坝大桥的桥型,不仅解决了这一尴尬,而且使其成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两用t形结构篮拱桥。

然而,重庆长江大桥复线桥建成时,复线桥与老石湾坡长江大桥主梁的净距仅为5米。为了满足新桥桥墩必须与旧桥桥墩位置相对应的要求,同时满足现行规范的通航要求,只拆除了两个主跨之间的p6深水基础桥墩。结果,双轨桥的主跨度达到330米,成为世界上跨度最大的梁桥。

“纵观重庆桥梁建设的历史,不难发现桥梁建设的跨越式发展与社会经济的发展密切相关。”重庆对中福应加强桥梁建设和管理维护人员的培训,推进桥梁建设的产业化和产业化,紧密结合桥址的特点和需求,充分考虑桥梁的长期安全使用要求,建设更多具有世界特色的桥梁。



澳门葡京 秒速飞艇投注平台 江苏快3投注

热点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