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者》首映:演绎中国登山者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故事

时间:2019-11-07 13:29:07

记者|实习生唐明明

编者|朱舒洁

昨天在上海电影城举行的电影《攀登者》首映式上,观众挥舞着五星红旗,一边喊着“我们都是攀登者,我们都是梦想家”,一边兴奋地和电影中的攀登者方五洲一起喊着“报告大本营”。向北京汇报!向祖国报告!现在是1975年5月27日14: 30。中国登山队的九名成员成功登顶。”相互呼应。

在《攀登者》发行后的交流中,扮演宋林的张毅说扮演方五洲的吴静“就像一个散漫的婆婆”为了玩得更好,他可以“比你妈妈唠叨得更多”吴静还说,在这部电影中,他发现自己和张毅“完全一样”。他沉浸在自己扮演的角色中,以至于“失去了对相机的记忆”。

电影《攀登者》由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出品,徐克出品,阿拉伊编剧,李仁港编剧导演,吴静、章子怡、张毅、井柏然、胡歌、何琳、陈龙、刘小锋、曲尼次仁、拉文德主演。它讲述了中国运动员攀登珠穆朗玛峰两次的故事。这部电影将于2019年9月30日国庆节正式在全国发行。早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电影节上,电影制片人任中伦就说过:“上海电影制片厂在成立70周年之际已经制作了2000多部电影。我们的愿望是不断努力拍好电影,拍出展现中国英雄精神和东方叙事美学的好电影。”

“攀登者”展示了2000多种特效,并将为观众带来视觉盛宴——我们将回到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中国,和“攀登者”一起回到寒冷的珠穆朗玛峰,看看以前的攀登者是如何冲破冰雪的寒冷和身为白人的孤独,以及他们是如何在生死面前冲破“自我”的。

1960年5月25日凌晨4点20分,三位中国英雄:王付州、巩俐和瞿银华冒着各种风险终于摘下五星红旗登上了珠穆朗玛峰。这是人类历史上他们第一次从北坡到达顶峰。不幸的是,由于缺乏视频数据,此次峰会没有得到西方的认可,因此15年后,中国决定组织一支登山队第二次攀登珠穆朗玛峰。1975年5月27日,九名中国选手:索娜姆·罗柏、侯傅生、桑珠、大平国、罗泽、贡嘎·巴桑、采灵·多吉、阿布钦和潘多完成了集体登顶。随着这次峰会的成功,一系列“第一”诞生了:来自喜马拉雅山北坡的世界上最大的团队。世界上第一位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的女性;世界最高峰的高度第一次用目标精确测量——从那时起,世界采用了当时的“中国高度”8848.13米。

扮演宋宋林的张毅在接受新民晚报采访时说,“他(宋宋林)是1960年登上榜首的三名队员之一。在攀登过程中,他的脚和脚趾因受伤而被截肢。从山上下来后,他成了教练,首席教练,在1975年负责第二次珠穆朗玛峰攀登训练。”

事实上,电影中的所有主要人物都有他们的原型。曲红,曲银华的女儿,张毅扮演的宋林的原型,找到张毅,兴奋地问他是否扮演他的父亲,并寄给张毅一张他父亲的照片。瞿银华坐在沙发上看书的照片给张毅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曲红告诉张毅,照片中曲银华的脚趾因为爬山被切掉了。之后,曲红去了自己的灵堂,对父亲的牌位说:“有人在拍你的故事。张毅耍了你,”此外,曲红还拍了张姨2014年写的日记的照片,上面写着:某年的某一天,有人来采访老曲,被采访者:阿来(Alai)等。直到现在,张毅仍然把这张照片保存在手机里。

吴京认为,方五洲他扮演的“是一个在某个领域能够达到完美的人,可以成为一个宗师”。他还表示,他愿意尝试每一种新类型的中国电影,“愿意为中国电影观众提供更多选择,并为银幕上更加丰富多彩的中国故事做出贡献。”

吴静在采访中还透露,拍摄过程非常艰难。尽管他以前有爬山经验,但他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使用的设备并不舒适。甚至他穿的羽绒服也不如现在防风、防雨、多雪。风仍然会吹进他的衣服,“尤其是当你拍完电影,你的身体很热,里面很湿,外面覆盖着冰。”

胡歌扮演的杨光原型是夏于波,第一个用两条腿假肢攀登珠穆朗玛峰的人。1975年,夏于波没能登上顶峰,因为不幸的是,他的双腿冻伤并坏死,不得不截肢。德国假肢专家告诉他,他仍然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戴假肢,这重新点燃了他的希望。在接下来的43年里,他攀登了五次珠穆朗玛峰,最终在2018年5月12日到达顶峰。在电影中,冻伤的胡歌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发誓即使他没有腿也能再次爬上顶峰,表达了他不屈不挠的精神。

电影中值得一提的另一件事是在第二次攀登中建造了“第二步”中国梯子。第二步是一个30多米高的几乎垂直的悬崖。当中国人在20世纪60年代第一次登上顶峰时,攀登者是通过一个“梯子”爬上去的。这也使得愿意爬梯子的刘连曼因体力耗尽而不幸牺牲,因此建造梯子成为第二次攀登珠穆朗玛峰的重要任务。夏于波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搭建这个梯子很难。在那个高度,每一个动作都需要大量的体力,(我们)击中四个岩石点,然后用尼龙绳把梯子绑在上面。因为缺氧,我们花了一整天进行这些运动。”

幸运的是,中国梯子成功建造。从那以后,它帮助许多中外登山者实现了他们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梦想。

电影《攀登者》描绘了中华民族的探索精神、家庭和国家的感情,以及建立在温暖的日常生活基础上的民族社区。它不会因为英雄般的宏大叙事而带走人们最真实的感受。在《攀登者》中,我们可以看到“在成为英雄之前”的攀登者,他们穿着红色运动服训练攀登珠穆朗玛峰。

井柏然扮演的李国梁是“年轻英雄”成长的典型叙事。作为一名有丰富登山经验的摄影师,他参加了攀登珠穆朗玛峰的训练。然而,在训练期间,他因未能完成任务而受到教练的惩罚。这时,像所有情绪高昂的年轻人一样,他对教练的严格要求不满意,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不利。然而,在教练的劝说下,他成了一个充满责任感、敢于牺牲的英雄。首次登山失败后,他主动提出代替受伤的方五洲担任队长。虽然当他完成第二次爬梯任务时举起相机给每个人拍照时,他仍然表现出一些孩童般的青春,但当团队失败时,他表现出了成熟的“英雄”所需要的勇气和决心。他把能够记录中国人攀登的摄像机交给了队友,切断了身上的绳索,在珠穆朗玛峰遇难。在电影的结尾,当喜欢彼此的藏族女孩为他给她们的照片流泪时,这给电影增添了一种悲剧色彩——在教练的眼里,他不再是那个因叫藏族女孩“忽必烈”(意为藏族傻瓜)而推迟登上顶峰的年轻人,而是一个证明了中国走向世界的力量的英雄。

在电影中,攀登英雄的故事首先由在气象研究所学习的徐莹讲述。通过与方五洲的相识和约定,两次峰会的故事开始了。当徐莹和方五洲在图书馆相遇时,方五洲在工厂的顶层跳上跳下,这可能是整部电影中最轻松、最美丽的片段——这样的时间第一次被西方人对缺乏视频数据的怀疑所阻挡,并因为方五洲被降职为锅炉燃烧工人的抑郁症而跌到谷底。但这也表明国家的命运和个人的命运是紧密相连的。

更重要的是,《攀登者》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勇敢、果断和做出牺牲的女性形象。徐莹不是传统英雄叙事中美丽而脆弱、善良而优柔寡断的女性形象,也不是男性陪衬。相反,她一直鼓励她的爱人,并致力于学习气象知识来帮助登山运动员到达顶峰,甚至最终献出了生命。可以发现,徐莹和方五洲之间的爱情线索并没有完全消解这部电影的严肃性。相反,徐莹和方五洲之间的最终和解是她预测另一次登山机会并鼓励方五洲继续登顶的时候。方五洲激动地抱着徐莹说,“哦,我的胖姑娘”,这不仅是两个年轻人之间的和解,也是两个人达成的共识,决心让中国向世界展示。

章子怡在接受采访时说,她并没有把拍摄当成一项任务,而是觉得这是一部充满感情和内涵的电影。“它包括灾难,包括人们的士气,包括人们面对困难时的选择和面对困难时的情感寄托。我认为这是一部非常丰富的电影。”

当徐莹说“我的任务完成了”和“我们之间的山不见了”,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以爱为动力来实现人生价值的女人,更是一个能够为现代社会树立榜样,在专业知识上追求完美,自力更生,谦逊有礼的女人。尽管她没有攀登珠穆朗玛峰,谁能否认她的功劳呢?

正如谭维维在《攀登者》主题曲中唱的那样,每一寸冰霜,每一寸锐度,每一步都是信念,从悬崖上走来走去,那梯子可以是我的肩膀,喜马拉雅山,暴风雪的故乡,她在等我走。“攀登者”不仅表扬为国家攀登顶峰的攀登者,也表扬帮助攀登者顺利到达顶峰的各种才能。他们的热情和坚持也能激励和鼓舞普通人用他们自己在各自专业领域和爱情中的信念来实现自己,并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一分钟pk10

热点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