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人物别太玻璃心,知道有个容忍义务吗?

时间:2019-11-06 19:53:44

据澎湃新闻报道,近日,上海宝山法院就知名游戏主持人邱某的名誉纠纷达成一致,邱某起诉了视频节目主持人郭某。邱某说,郭某发布了一段视频,对一个游戏的现场视频进行评论,质疑操作的真实性,导致网民侮辱和辱骂邱某。郭某的错误和误导性言论导致邱某的社会评价大幅下降,并对其声誉产生了巨大影响。

法院在审理此案后认为,作为互联网上的公众人物,邱在面对非恶意的批评和质疑时应该有一定的宽容义务,不能简单地认为一般性的质疑和批评构成了对名誉权的侵犯。被告郭某质疑,虽然视频中的一些表述不严谨,但仍在正常评论范围内。原告应该理解和容忍他们,不能认为他们是恶意的。庭审后,主持人的诉讼被驳回。

互联网上的图片

这不是公众人物第一次需要承担容忍公众质疑和批评的义务。早在2002年,在著名明星范志毅诉文辉新民联合报业集团名誉侵权案中,法院就指出,范志毅作为公众人物,应该容忍和理解媒体在正常行使舆论监督中造成的轻微损害。

公众人物有着特殊的身份,他们暴露在公众视野中的言行随时都可能引起公众的注意。特别是对于奇异娱乐圈的明星艺术家来说,“周一见”、“官方宣传”和“网上登陆”——艺术家们不仅为了满足公众的好奇心而释放了他们的一些隐私,而且在曝光率高和流量大的浪潮中获得了更高的名声和更多的利润。他们甚至不排除一些流言是明星们自己泄露给媒体的。

因此,只要公众人物进入公众视野,无论是个人事务还是工作趋势,他们都会成为公众合理的兴趣点。聚光灯下的明星梦有义务满足公众的心理期望。正如一位女明星所说,“我的日常工作是在尽可能好的条件下面对镜头。”

在不违反公共秩序、良好风俗习惯和社会道德的前提下,为了满足公众知情权和合理利益的需要,公众人物必须“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事情”。这不仅是特殊职业所要求的素养,也是法律的要求。

对于担任公职的公众人物来说,舆论监督可能会给他们的名誉权带来一些麻烦。只要新闻报道本身没有事实偏差,就有必要优先保护舆论监督,即使它给公职人员的名誉和隐私权带来一些麻烦。一些学者认为,一旦一个官员的个人行为因为与他的公共角色有关而受到质疑,他就会因为公共事务而失去他的私人性质。通过适当限制公众人物的名誉权,保护舆论监督,平衡公共利益是十分必要的。

当然,龚先生反对各种非法手段和方法来探究公众人物的私生活和隐私,甚至捏造事实和公开诽谤他们。例如,公开公众人物的家庭地址、家庭成员信息和身份证号码。侵犯公众人物隐私权不能以满足公众知情权为由,更不用说通过舆论监督了。

两个月前,北京海淀法院审结了三起涉及艺术家吴亦凡的名誉案件,吴亦凡胜诉。判决中提到的三个案件中的当事方关于"吴亦凡公开选择妻子"的陈述涉及对有关当事方的公共道德评价,构成对公众人物的事实诽谤,带有高度主观恶意,超出了公众人物应避免和容忍的限度。

作为一项基本的法律义务,宽容义务存在的前提和基础是公民能够对自己的行为做出适当的安排和合理的解释。公众人物需要对这种安排和其他公民的解释做出必要的宽容和理解——当然,超出合理限度的宽容仍然需要法律监管。

资料来源:工人日报客户

本期编辑:燕京



热点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