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改歼-7遭遇危险:弹射逃生屡屡失败,飞行员戏称活棺材

时间:2019-11-03 17:26:30

作者:风有几千英里远。

声明:士兵说原创,剽窃必须调查

歼-7战斗机在中国航空工业史上绝对值得一读。它诞生于60年代,当时新中国的航空力量发展举步维艰。在长期服务期间,它是过去和未来的纽带。通过这种战斗机的发展和不断改进,我国航空工业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吸取了经验教训,逐步摆脱了模仿的桎梏,向自我发展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1956年6月14日,第一架成功的米格-21原型e-5升空。

1956年6月14日,苏联研制的第一架米格-21战斗机e-5样机成功飞行。两年后,1958年,第一架大规模生产的米格-21/p-13开始装备苏联前线战斗机部队。米格-21作为苏联空军的第一台大型装备,具有轻便、灵活、爬升率高、跨音速和超音速控制性能优异等优点。这非常符合当时一线部队对高空高速战斗机的性能要求。米格-21一问世,自然就吸引了我们努力赶上世界先进水平的飞行员的注意力。1957年冬天,当米格-21的原型仍在开发中时,中国与苏联就包括米格-21在内的一些先进的苏联战斗机签署了技术转让协议。

对当时的中国来说,第一代国产战斗机J -5刚刚问世,第一代超音速战斗机米格-19的仿制品仍在制作中。如果能获得更先进的米格-21,将会给中国航空技术发展带来更大的飞跃。

装备有苏联前线部队的米格-21ф是后来的歼-7的直接原型。

然而,也有不可预见的情况。当国内航空专家热切期待全新米格-21的到来时,中苏关系全面恶化。苏方单方面终止了包括米格-21项目在内的所有中国援助项目合同,并撤回了所有中国援助技术专家。此外,在这个困难时期,我们的航空工业正经历困难。更别说设想中的模仿米格-21项目,甚至现有的米格-19模仿项目也几乎搁浅。

然而,到了1961年,情况突然改变,因为在东欧问题上迫切需要中国的支持,苏联同意将全套米格-21生产技术转让给中国。同年3月,中苏正式签署相关协议,开启了米格-21飞机与中国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渊源。当时,苏联方面承诺提供一架米格-21ф型号,以及一架P-11ф-300涡轮喷气发动机和一枚k-13空对空导弹。

1962年,随着苏联方面提供的技术数据和原始设备的到来,米格-21的仿制正式开始。然而,此时,鉴于我国航空工业在特殊年份混乱的工作状况,米格-21国产化项目并没有立即启动,而是集中在当时压力很大的歼-6开发工作上。米格-21主要是在技术上制定的,目的是在基础阶段很好地掌握设计技术,避免歼-6开发过程中持续存在的问题。这项任务被移交给当时的第六国防学院。

1964年11月4日,葛文勇身着新型航空服,完成了他的第一次飞行,离开了机舱。

经过两年的艰苦工作,第六研究院终于找到了米格-21的设计原则和关键技术所需的配套产品。沈飞成功组装了第一架基于进口飞机零部件的飞机,被命名为62型战斗机。那年4月30日,在试飞员葛文勇的驾驶下,它飞入蓝天。基于对六院整机技术的深入了解和沈飞进口零部件的组装工作,中国对米格-21的仿制全面展开。同年11月,62型战斗机正式更名为歼-7。由于早期开发工作采取谨慎的态度和渐进的工作方法,歼-7飞机在开始时就成功研制成功,各项技术突破如期完成。1965年,第一台国产样机完成,静态试验开始。与此同时,第二个原型也已组装完毕,准备进行试飞。

1966年,歼-7“0002”原型机正在维修中。

1966年1月17日,第一架国产的歼-7战斗机“0002”成功地进行了第一次飞行。从那以后,在葛文勇的驾驶下,歼-7已经通过了多达12个科目和15个小时的飞行测试。歼-7最终达到了飞行试验计划的所有技术要求,并于同年完成并投入生产。虽然歼-7成功完成了试飞,但负责黎明发动机厂的P-11ф-300发动机的仿制也取得了成功。国产发动机被命名为“涡轮喷气-7”。迄今为止,歼-7的早期开发已经成功完成。1967年初,第一批歼-7基本型号开始部署。

这时,在严峻的国际形势下,本着“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原则,新战斗机J -7的生产任务全部转移到当时的成都和贵阳飞机制造厂,J -7的到来客观上推动了成都的飞跃。

1967年,第一批歼-7基本型号开始装备部队。

歼-7基本型号的成功安装使我们的空军和HNA首次拥有了音速两倍的高空武器,大大缩短了与世界先进水平的距离。然而,歼-7基本型号的生产刚刚赶上“特殊的十年”。飞机的大规模生产遭受了很多损失,许多质量问题在装备空军后不久就暴露出来了。此外,米格-21ф衍生的高空和高速性能极大地限制了机器在亚音速、中低空的机动性,前线官兵迅速提出改进建议。

地勤人员正在为装备有空军航空单位的歼-7 I战斗机装载pl-2空对空导弹。

从1969年起,以Tujita为总设计师接管了J -7基本制造任务的程飞,开始对机器进行多达六项改进,如改进进气锥的设计和加强近战射击的火力。改进于1973年完成,新型号命名为J-7I。然而,交付军队使用后,发现这些改进并不理想,飞机的性能改进也不明显,官兵们最批评的问题是救生装置。

歼-7基本型号和歼-1型号都使用源于苏联的с-1安全带释放弹射座椅。与普通开放式弹射座椅相比,该模型最大的特点是弹射时座舱盖自动扣在座椅前面,旨在防止高速气流对飞行员造成伤害。在这种设计下,无论是米格-21早期型号还是歼-7基本型和ⅰ型,最大的外部特征是座舱盖是向前的。然而,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这种救生设备的结构过于复杂,弹射成功率很低。苏联和中国的许多飞行员在弹射过程中为这一失败的设计牺牲了自己。这个驾驶舱甚至一度被飞行员戏称为“活棺材”。

苏联空军战术手册中可拆卸弹射座椅的工作过程

为了提高弹射座椅的可靠性,以图吉塔(Tujita)为核心的研究团队将J -7驾驶舱改为传统的前挡风玻璃固定和座舱盖向后翻转设计,并增加了一个更加可靠的国产二号火箭弹射座椅,大大提高了飞行员弹射生还的概率。同时,改进后的涡轮喷气发动机7B也使歼-7获得了更大的动力。此外,膨胀的油箱和减速降落伞舱移动到垂直尾翼的根部,都使歼-7的性能有了很大的飞跃。到1978年,歼-7的新改型首次成功飞行。第二年,成功定型的型号命名为J-7 II,并在35周年国庆阅兵中正式亮相。

20世纪80年代,分批装备的歼-7ⅱ逐渐取代旧歼-6成为新一代的主要空军飞机。

歼-7二是整个歼-7飞机开发项目乃至整个航空工业发展的里程碑。从J-7ⅱ开始,我们的技术人员真正了解了早期的米格-21技术,并开始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改进甚至重新设计。也是从歼-7二号开始,歼-7系列开始走上与苏制米格-21完全不同的发展道路。我们的飞行员真的开始摆脱苏式设计的影响,走出自己的风格。

第一次飞行归来的歼-7m照片

双三角翼的歼-7e

此时,自62年第一次飞行以来已经过去了16年,世界航空技术取得了快速进步,新一代美苏多用途战斗机相继出现。我们的航空工业再次尝到了落后于世界的苦果。在“军队必须忍耐”的大环境下,程飞在歼-7平台的基础上开始了一系列的改进甚至魔术般的改变。他先后开发了拥有先进西方电子设备的J -7m、大面积双三角翼的J -7e、单脉冲火控雷达的J-7E、根据罗马尼亚米格-21кф设计的J -7d、全天候作战能力的J -7g等。程飞对旧米格-21框架的改进潜力进行了最大限度的探索。

在1998年珠海航展上,j -7mg在低空通道的出色表现曾令外国专家惊叹:“这是最成功的落后战斗机改进!”程飞的精神错乱,擅长魔法变化,一直延续到21世纪初。除了推出小龙的原型Super -7外,程飞还推出了一款专用于进气道测试的J -7fs测试机,甚至在2002年珠海航展上推出了终极魔法修订版-J -7mf。

J -7fs技术验证器

J -7mf型号出现在2002年珠海航展上

随着以歼-10为代表的新战斗机的服役,基于歼-7的各种改型逐渐失去了它们的使用位置,所有现存的旧歼-7都退役到二线,并逐渐投入现役。虽然在前线部队很难找到歼-7,但根据歼-7机身设计的教练-9已经成为我们训练团队的骨干。国庆70周年阅兵期间,j -7血统的9号教练和10号教练组成了空中阅兵的最后一个梯队,飞过阅兵场。服役50多年后,这款经典战斗机J -7仍然生活在共和国铁翼的蓝天上,并继续书写自己的传奇。

蔻驰参加国庆70周年阅兵式



热点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