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通宝游戏·今天,是他牺牲的第100天!失独的吕家父母:有种儿子还在上班的错觉

时间:2020-01-11 18:22:40

108通宝游戏·今天,是他牺牲的第100天!失独的吕家父母:有种儿子还在上班的错觉

108通宝游戏,11月15日晨光熹微,湖州安吉鹤鹿溪村,西苕溪河从这里蜿蜒穿过,阳光下,河面荡起粼光,一条滚水坝连接着两岸,河水缓缓流过坝脊,像挂了一条水帘,打着漩涡流过。

这里是安吉消防中队原中队长吕挺牺牲的地方,8月14日下午,他去救一对落水父子,在救起10岁男孩,再去救父亲时失联。两天后,年仅29岁的吕挺被队友找到。

今天,11月21日,是他牺牲的第100天。

东阳烈士陵园,吕挺墓前,摆着几束鲜花,十多盆绿植生机盎然,是思念的藤蔓,也是生活的气息。

8月底,吕挺父亲找到东阳电视台,希望找到儿子生前曾经帮助过的孩子,想继续把儿子没做完的事做下去。

14岁的小芳(化名)是吕挺生前帮助的孩子。

小芳妈妈是安吉人,遭遇坎坷,生下小芳后不久,丈夫出门打工,就此缺席女儿的成长。等丈夫回来后,却发现他已经变心,提出离婚,“什么也没要,就说要我的女儿”……离婚后,她想找个依靠,又遇人不淑,就这样,成了带着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

如今,小芳妈妈在一家博物馆做保安,之前在皮革厂上班,闪到了腰落下病根,采访前几天,她腰病复发。她每天上12小时的班,这样可以多挣点,起早摸黑,一个月下来有3000多元。

在县城,她租了间60多平方米的房子,一个月1000元房租,和父母还有两个女儿一家五口住在一起。

对一个女人来说,要负担两个孩子撑起这个家,确实太难了,孩子的抚养费一个月只有三五百元,原本在乡下的父母,赶来帮她。

但不幸又接踵而至。

几年前,她父亲遭遇车祸,髋骨等多处骨折,刚好不久,母亲被发现大动脉上长了血管瘤,每年都要进出几次医院,我去采访前几天,刚出院。昏暗的楼道里,小芳外婆扶着楼梯扶手上楼,走一步歇三步,喘着气。

小芳外公在厨房里忙着,切菜,起油锅,一股焦香从厨房飘出来,“家里的事都是我做,我要是再不好,她们就更苦了”,屋檐下五口人,他是唯一的男人。

两位老人结婚47年了,外公是木匠,年纪大了,木匠活干不动了;外婆是农村妇女,没有工作没什么收入,几个女儿家境一般,他们不想给女儿们添负担……

说起吕挺父母,她又难过,“他们也很罪过(方言,可怜的意思),还要帮助我们,我们心里过意不去的,不用给我们钱,我们熬一熬还是有的”。老人对自己的病很清楚,“医生告诉我,要是血管瘤破了,也不用抢救了”,她现在经常咳血,血液血蛋白含量只剩下正常人的25%。

“不要这么说,我们会把队长的心愿坚持延续下去的”,和我一起去的卢云鹏说,他是吕挺生前所在中队的队友。

小芳现在上初二,在她上5年级的时候,吕挺和她结了对子。

4年前,还是小芳班主任跟吕挺提到她家里的情况,从那时起,每年过年过节,吕挺就带着中队队员去她家看看,带点水果,塞个红包,资助下孩子。

小芳的外公外婆见过吕挺,但他们一直不知道名字,直到今年8月,他们看到电视里吕挺的新闻,“我们看到时已经来不及了,本来怎么都要去看看他送送他……”

“她哭了好几天”,小芳外公说。

吕挺生前1400多天的帮助,刻进女孩心里,国庆前,小芳和妈妈跟着安吉媒体一起去东阳和吕挺父母见面。妈妈说,女儿蛮单纯的,“说她要诚心诚意地去,最好没有记者,没有电视台去,可能她觉得如果报道了,就会显得心不诚了吧……”

那天,在吕挺老家,小芳和吕挺的爸爸妈妈拥抱,叫他们“爷爷奶奶”,说“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们要保重身体,以后,我和妈妈会常来看你们”。

那天,吕挺爸爸给了小芳两个红包,小芳和妈妈都不要, “我跟老人家说,这钱我们不能要,本来应该我们孝敬你们,我们还年轻,有手,还可以干活……”

在场的人劝母女俩收下,“一个老伯说给女儿的学费,一个是见面礼吧,是他们老人的一点心意”,小芳妈妈眼神里带着抱歉,“不收的话,怕伤了老人的一片心意”。

“现在想想,最难的时候都过去了”,她长叹一声,扬扬头,“有什么困难,我们都能靠自己双手扛过去的。”

房子不大,但小芳还是有个自己的小房间,门上写着:“进来前请先敲门”。

妈妈摇摇头,“女儿长大了,不让我随便进”,小房间里,有张小桌子,上方墙壁挂着一个节能灯。

节能灯的白光照在墙上的一张剪报上,是那天小芳他们去看吕挺父母的报道。

墙上,贴着不少励志的便签:

“别在吃苦的年龄安适”;

“别假装努力,因为结果不会陪你演戏”……

在一堆纸条间,我看到一张,上面写着:“为吕挺”,下面还有一个名字,是小芳的外婆。

小女孩的心愿是当一名老师,为此她努力着,为吕挺,也为疼她的外婆。

东阳南马镇双桐村,村口有块空地,往里走几十米远,就是吕挺家。

堂屋,有个年轻姑娘和小伙坐着。姑娘背一个卡通造型的包,她从安吉过来,是一家酒店前台,男孩是台州一名消防队员,两人约好在安吉汇合,坐了三个多小时的大巴,到了东阳。

说话间,小伙出门,我起初以为他害羞躲开了,后来才知道,他出门去等车,因为他们当天赶着回去。

姑娘之前和吕挺并不认识,送别吕挺前一天,在网上看到号召送行的帖子,“我们几个网友就组了个群,大家都很想关心下吕挺父母”,姑娘有个听着很热情的网名:“向日葵的微笑属于太阳”(以下简称“向日葵”),人却很腼腆,说话时红着脸。

大家素昧平生,却有相通的心意,“我们有时间的话,会组织去看看那些牺牲的人”,前不久,他们去大凉山,看了牺牲的27名消防员和3名地方救火人员。

也一样素昧平生。

这是姑娘第二次来看吕挺爸爸妈妈,上一次是9月8日。

这次来,姑娘在群里和不能去的姐妹分享,姐妹们还提醒她,“带花!”她们希望姑娘把他们的思念带给吕挺。

“爸爸,我要走了”,姑娘看了下手机,背起一个大大的包。

“要走了?今天就回去吗?”对“爸爸”这个称呼,吕爸爸似乎没有感到唐突,这时,吕妈妈挎着菜篮走进来,篮子里是刚摘的青菜,“吃了饭再走吧!”

“来不及了,我20号再来看你们!”,姑娘匆匆忙忙要走,吕妈妈送她出去,两人走在狭长的弄堂,影子被拉长,吕爸爸走出来,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的背影。

后来我知道,“向日葵”是吕挺爸爸的“九女儿”。

“9月8日,他们从安吉来看我们,说都是我们的女儿”,吕爸爸微信上,存着吕家大大女儿、二女儿……吕挺爸爸拿着手机,一个个“女儿”数过来,后来大家觉得叫着不方便,按年龄一路排下来,“向日葵”成了最小的“老九”。

那天,吕家特别热闹,来的十几个人都是安吉人,他们都是“悼念吕挺英雄爱心群”的网友,群主小谈带队。

小谈也是90后,安吉人,“父母带大我们不容易,做父母了,就知道父母不容易了”,送别吕挺那天,小谈在网上发了抖音,“提出来想大家以后多去看看他父母”,很多人来加他,就这样组了群,他们不仅关心着吕挺父母,也关心着其他英雄父母,7月,他们去江西上饶看了救人牺牲的大学生杨政航父母,“只要我们有空就会去”。

吕爸爸手机里保存着那天的照片和视频,厨房里,掌勺的掌勺,切菜的切菜,生火的生火,“他们买了菜,还给我们买了衣服和鞋子,他们几个人在烧饭,叫我们什么都不要动,说要和我们说说话”,一张照片上,方桌上,齐落落一桌菜,几瓶啤酒,吕挺爸妈坐在中间,年轻人们围坐在两边。

国庆节,小谈他们几个人又去了一次,“9月30日晚上堵车,我们凌晨4点才到,吕爸爸一直在村口路边等我们”,他们几个打算在吕挺牺牲100天时,再去看看。

这些点滴,都记在老人心里,吕爸爸的微信通讯录加了很多人,都是昵称,但他能清楚地知道他是谁,她是谁。

“她也叫我爸爸”,他翻出一个微信给我看,“我上次去体检,检查说我尿酸高,我后来跟她说,她叫我不要担心,叫我以后不要喝啤酒和吃海鲜” ……

“她们都说是我们的女儿”,吕爸爸又翻出一条微信, “她是‘拾柒’,也叫我爸爸”,笑了笑说:“她还给我们寄了只微波炉”。

这段时间,除了安吉的,还有东阳、义乌等地的志愿者们来看吕挺爸爸妈妈,“他们那边都叫我爸爸,我们这边的都叫我叔叔。”

“怎么都是女儿啊!”我说。

“女的总是心细一点”,吕妈妈凑过来看手机,吕爸爸把手机朝她那边挪了挪,“她不怎么喜欢发微信,但喜欢看”。

安吉几个女儿,又组了个“吕家女儿群”,把吕爸爸拉了进去。

偶尔,吕爸爸也会用网络语言,跟女儿们开开玩笑。

有天,有个女儿说自己要减肥,其他几个也跟着说要减肥,“你们都说要减肥,你们要对自己自信一点”……

看了他们的聊天,我明白,几个女儿很有心,她们和老人聊聊各种日常,想让老人不觉得寂寞。

而老人也明白,懂得她们的善意,也关照她们不要太累了……

下午的太阳慢慢退去,天井光线有点暗下来。

这是间三层小楼,和周边邻居富丽堂皇的装修相比,房子有点旧了,“没想再装修”,老人原本打算以后搬去安吉和孩子住,吕挺生前刚在安吉按揭买了房子。

吕妈妈把浸到面盆里的青菜捞起来,甩了甩水,剩了一颗,“明天早上炒来吃”。

“是老品种”,家门口一块地,老人种了点蔬菜,“我们以前很忙,中午就回来吃个饭洗洗衣服,马上又出去干活”,吕爸爸是村里贴瓷砖贴得最好的,很多人家装修都找他,吕妈妈帮他打下手。

老人日子过得节省,“中午还剩下点鱼,我们两个人吃两个菜就够了”,吕妈妈放下切着的青菜,去看电饭煲的饭好了没有。

侄女一家隔着不远,也常常走过来看看,陪他们吃饭,最开始的一段时间,家里人不断,每天都有人来看他们。

吕妈妈村里有个要好的姐妹,吃过晚饭就来串门,带她出去散散步。吕挺的事,大家一直瞒着外婆,80多岁的老人刚做完血透回家养病,为了不让老人家起疑,吕妈妈每天都跑去看看她。

有时候,他吕爸爸以为准备好了,但又难免触景生情。 上次,有人叫他去喝喜酒,老人去了,喝着喝着,想到了,心里又难过起来。

“他们叫我去干活,我没心情”,吕爸爸翻着手机,又放下,“他们也叫我去旅游,我们现在什么地方也不想去”。

更多时间,他们待在家里。

思念总要找到出口,吕爸爸就打扫卫生,找点事做做。

但在家,时间越来越慢,越来越慢,吕爸爸说他有几次,看着看着手机就哭了,吕妈妈在边上,“她没哭,陪着我”。

吕妈妈的头发是新染的,看着精神。

“刚去剪了个头发”,吕妈妈不好意思地捋了捋头发。

“上次消防总队接我们去杭州看晚会,我说还是去染下吧”,侄女带着老人去买了染发膏,回家染了染。

那次去杭州,吕爸爸在抖音上发了西湖边拍的视频,几个女儿都来围观点赞。

儿子生前资助小芳的事,老人是看报道知道的。

“他从没跟我们说过”,儿子走了,老人留意着任何和他有关的消息,他看到其中一篇提到了,但一笔带过,老人却留了心。

“这是他的心愿,我想帮他继续完成”,谁也阻挡不了一个父亲的心愿。

“他拿了很多奖也不告诉我们”,吕爸爸有些嗔怪,儿子和他一样性格内向。

“他是不太会说”,吕妈妈说。两个老人怕影响儿子工作,也不给他打电话,平时,都是吕挺打电话回来。

和大多数家庭一样,他们彼此都不善于表达,彼此的问候也仅仅围绕日常细节,“也不知道说点什么,他就说他好的,叫我们放心”,吕妈妈看邻居孩子经常打电话回家,有次在电话里跟儿子提了,“他后来一个星期打来一次……”

儿子的电话成了老人每周的期盼,“有天,他中午没打来,一直到晚上9点打来,我问他怎么这么晚,他说刚去救了个人回来”。

从读中学、大学到工作,吕挺就一直一个人在外生活,工作后一年回家两次,每次也就几天,最长的一次假期是吕挺去安吉消防大队报到前,前后呆了五天。

老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节奏,侄女说,有时,老人有种吕挺还在上班的错觉。

这几天,太阳很好,吕爸爸给儿子房间通通风,阳光把地板照得发亮,大衣橱里整整齐齐地摞着很多荣誉证书,儿子以前穿的衣服整齐地挂着,房间散发着一股新房子的味道。

隔天我又去,吕挺爸妈要留我们吃饭,吕妈妈穿上围裙下厨房,吕爸爸跟了进来,坐在小凳上准备生火。

“你这么做不对!” 和很多家庭主妇一样,吕妈妈总不放心丈夫做事。

“我们家请客人,都是他烧的,我烧不好”,吕妈妈其实是心疼,她怕丈夫弄脏了衣服。

两个老人换了位置,吕妈妈坐在灶头边,点火,起炉子,吕爸爸往铁锅里倒油,“把豆腐煎一下会比较好吃”,豆腐在滋滋响的油里翻滚成金黄色,吕爸爸掂了几下勺,不一会儿,冒着热气香气的煎豆腐出锅了,看着这一幕,我眼眶一热,时间仿佛停止了。

以前,吕爸爸出去打工,辗转几个地方,最后回到老家,“出去打工也差不多”,其实是恋家。

他们结婚30年,风风雨雨的30年里,两人一起走过艰难,现在又相依为命,一起面对失去独子的这个坎。

现在,他们不忙了,有时半夜醒来,睡不着的时候,吕爸爸起来看看手机里存着的儿子视频,又放到电视机上看,看累了,再睡,吕妈妈就陪着他。

有时,他们去烈士陵园看儿子,“浇浇花,去去草”,在那呆几个小时,一起来,一起回,“我去哪里,她都跟着我一起去”。

有义乌志愿者在吕挺墓前放了盆栽,东阳有个老师带女儿天天去浇水,吕爸爸不知道怎么感谢,就把人家中秋节送来的月饼送给了小女孩。

有天晚上,“拾柒”发来微信:“……我们会把您和吕妈当成自己的父母一样对待,你养小挺长大,我们陪您和吕妈一起慢慢变老!所以生活上有什么困难请一定告诉我们……”

很多人来看他们,关心他们,大家的小心翼翼,老人都看在眼里,他们很感激,尽量表现得合群,不扫兴。

但老人节约惯了,安吉小谈他们买来的衣服鞋子,他们舍不得穿,跟来看他们的人再三关照“不要买东西”,“我们两个人怎么吃得下,用得过来” ……

“还是不见的好,不知道说点什么”

吕挺生前救上来的孩子一家一直处在舆论中心,网上不断有人责怪他们,责问他们怎么不去看看吕挺爸妈。

被救的孩子10多岁,他们一家给吕挺上过香。

“似懂非懂的年龄,其实都懂的”,村书记说,孩子一家来上香时,“孩子大概吓坏了,扶着进来扶着出去的”。

那天,在灵堂,孩子的家人想跟吕挺爸爸道歉,吕挺爸爸没责怪他们。

“怪了又怎么样呢?”老人明事理,“我跟他们就说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傻事了”,顿了顿,又说,“他是消防员,是中队长,他不下去救人怎么行?”

孩子的父母都是喜欢户外的驴友。出事那天,一家人拿着皮划艇出去,孩子父亲想培养孩子对漂流的兴趣,兴致勃勃带着孩子去了上游,出事前翻了一次,他想坚持挑战,到了滚水坝那,正好上游泄洪,水流越发湍急,皮划艇再次翻下……

“孩子亲眼看到爸爸被冲走了,还跟他说,儿子,你别怕,爸爸来救你……说着就没了……”怕孩子蒙上阴影,老师还专门给他做了心理辅导。

出事前,家里的事一直是孩子父亲张罗,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现在这家人就剩下女的和小的了,日子过得很难”,村书记说。

村里的妇女主任第一次上门去慰问,家里来安慰的亲戚很多,正在厨房忙着的孩子外婆一看到她就哭了,妇女主任觉得难以开口,“不知道怎么说,只能说你们有什么困难要告诉我们。”

外婆也是单亲母亲,就一个女儿,一直把女婿当作儿子。

“两家人见面说点什么呢?”也有人跟村书记建议让孩子一家去看看吕挺父母。

在电影《步履不停》里,老太太在每年儿子祭日,都会让儿子曾经救过的人过来吃饭,但这种见面,未免有点残忍。

吕家也没准备好,“还是不见的好,不知道说点什么”。

妇女主任第二次上门时,见到孩子,跟他说,“不管人家怎么说,都不要有压力”。孩子倒也懂事,说:“叔叔走了,我会好好学习,长大了会报答他的。”

吕挺一家、他生前资助的小芳一家、他救上来的孩子一家,这三个家庭,都有各自的伤痛,或许时间会慢慢抹平伤痛的烙印。

吕挺的表弟是宁波一名消防队员,前天,吕挺的爸爸妈妈和侄女一起去宁波看他,吕爸爸发了抖音,女儿们来围观:“老爸老爸”的叫,为老人高兴,又关心地问:出去玩了啊?

老人回家后,跟女儿们“汇报“:“回家了,等你们来。”

通讯员 | 李欢 卢云鹏 胡雪飞

( 作者:首席记者 杨丽 编辑:王海峰 吴晶晶 )



东孚新闻网

热点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