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十三·年入60亿的独角兽跑路,千家公立医院被套,就怕慈善家懂金融!

时间:2020-01-02 17:09:57

永利皇宫十三·年入60亿的独角兽跑路,千家公立医院被套,就怕慈善家懂金融!

永利皇宫十三,文/ 金错刀频道 zoe

“我们欠了7000多万元设备租赁款,按一年收入1000万元,要不吃不喝10年才能还清。”

“说好的设备都没到,我们签了一个亿的设备,一年毛利润才1000多万。”

“我们签的心血管项目总共是3000万,但医院每年的利润还不到100万,这个数字对我们来说是致命的。”

全国共有920家医院下巨额债务,超过p2p的规模,涉及金额恐过百亿!

但上千家公立医院至今也没搞清楚,为什么会突然背上几百万到数亿元的债务。

8月13日,来自黑龙江、河北、内蒙古、湖南、陕西等地的十多位县级医院院长赶来北京,堵在一个公司门口追债。

但是,他们追债一无所获,公司办公室已空无一人。

来自全国各地的县级医院院长追债

一家三甲医院负责人说:

“现在医院负债6000万元,法院已经判医院赔偿,需要医院未来10年的盈利才能偿还,这样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是什么公司,竟让这么多公立医院损失惨重,还遭各地院长围追堵截?

不会上网的老板,

利用互联网+医疗

创立年入60亿的独角兽

1.年入60亿,纳税6亿元,一跃行业独角兽

北京市丰台区万开中心大楼,整整三层,都是远程视界的办公区。很难想象,一家做远程医疗的公司,在短短几年时间发展如此迅猛。

其背后的“掌舵人”,叫韩春善,据媒体公开报道,远程视界创始人韩春善毕业于皖南医学院临床医疗系,获得过中国人民大学医院管理硕士学位。

在来北京前,他甚至都不会上网,但就是这样一个连网的都不会上的人,在2013年1月创立了北京远程视界,号称将用互联网技术解决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互联网+医疗”这一概念包裹着资本的味道,吸引了大批资本的关注。

2016年6月,中金公司、汉富资本对远程视界进行了一轮8.8亿元投资。

银河生物计划斥资60亿收购远程视界旗下远程视界心血管子公司66%的股权,并且向远程视界打去了3亿元订金。

不会上网的韩春善靠互联网+医疗这个概念成功找到了自己的神队友。

几年时间,韩春善从一家创业公司,发展到拥有十三家子公司、一家专业眼科医院、包含眼科、肿瘤、妇产等七大专科远程医疗项目的大型集团公司的创始人;

2016年就实现年收入60亿元,纳税6亿元。业务遍及乡镇卫生院和卫生室等达到30000家,一跃成为远程医疗行业的独角兽,甚至被业内称为是全国最大的医疗设备销售商。

2.聚焦慈善,累计捐赠金额达1.5亿

韩春善带着他的远程视界参与了很多慈善扶贫项目,远程视界集团通过与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中国健康促进基金会、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等多家机构携手,进行精准帮扶,累计捐赠金额达到1.5亿。

2015年至今,共资助了8万多例白内障手术,每一例手术资助都在1000-2000元不等。

“我是医生出身,医生最大的职责就是帮助普罗大众解除痛苦。这是我一直来做事情的原则,做慈善也是如此。

企业家在权衡利益之外,更应该通过公益来回馈社会,这是企业与个人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韩春善在说这番话时,眼神中带着诚恳。

员工离职、代理追债、公司被封

韩春善从慈善家沦为“骗子”!

但几乎一夜之间,远程视界从荣耀巅峰跌落谷底。

远程视界资产被法院强制执行,韩春善的个人股权也遭到冻结,针对公司的诉讼案件铺天盖地。

天眼查上,关于韩春善这个词条的周边风险达330条,预警提醒达116条。

从今年1月开始,远程视界彻底停发工资,员工成批离职。

“公司没人了,从2月起就开始拖欠我们工资。”远程视界公司的一位员工气愤不已,因资金链断裂,公司经营难以为继,热闹一时独角兽企业也已人去楼空。

同时,融资租赁公司、代理商、设备商、医院蜂拥而至。

自4月以来,数十位代理商聚集在远程视界总部,他们身穿印有“远程大骗子还我血汗钱”字样的衣服,有人则干脆睡在办公室日夜守候。

像这样的代理商,全国还有4000多位,他们向远程视界缴纳的代理费少则数万元,多则400多万元。

8月15日,远程视界因为拖欠租金,于北京益园的最后一处办公地也被物业关闭。

大门也被贴上封条。

一时间,韩春善竟从一个慈善家变成了骗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一个独角兽,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最慈善的老板,

抛出了最伪善的“糖衣炮弹”

远程视界关门大吉后只留下一片狼藉,这一切源于韩春善抛出了太多糖衣炮弹。

1.为各地医院提供理想的“免费午餐”

他设想了一个理想的商业模式:

用公立医院作背书,以很低的成本从融资租赁公司借钱,然后再用非常高的价格去租赁公司买设备,再把设备卖给融资租赁公司,由租赁公司将设备租给地方医院,远程替医院支付租金。

同时,招聘代理商帮助医院作项目和运营,联系大医院的专家资源为与远程合作地方医院的患者实施诊疗服务。 

这些宣传语,对缺乏资金与技术的县级公立医院来说,具有诱惑力。

等项目运营起来后,租赁公司,远程,地方医院,专家教授,代理都可获利。

其中,名医25%,地方医院50%,(一半为偿还设备租赁,一半为医院所有),5年后,设备还归医院所有,运营方25%(由远程视界和第三方代理商平分)如果情况欠佳,会由公司兜底。

2.资金链紧张,仍不断找代理、医院合作

开始时,项目做得不错,扩张的很快,但渐渐入不敷出。

去年年初资金链紧张时,公司以筹备上市要封账为理由,不再支付设备租金,不再向北京医生专家支付报酬,代理商和员工的奖金更是扣住不发。

重庆市的一位代理商交了238600的代理费后,发现事实并非宣传所称的免费提供设备,于是叫停了合作项目,但是代理费始终要不回来。

知乎上一自称是远程视界代理商就自爆远程视界一直拖着他的代理费不给退。

有些融资租赁公司已起诉远程视界。但就在出现如此大的资金缺口情况下,韩春善仍隐瞒真实情况,与各地医院继续签订协议。

3.医院遭起诉,远程视界却置身事外

黑龙江一家县中医院院长表示:“远程视界开始承诺的很好,说不用我们掏一分钱。”

但很多医院在签完合同后,医疗设备迟迟不到货,医院却要如期偿还租赁款。

多数医院因无力偿还医疗设备租金很多被租赁公司告上法院,而承诺垫付租金的远程视界却置身事外。

只要仔细看医院与融资租赁公司签订的合同中,很多条款都不利于医院:

比如,有关“租赁物延迟交货等问题处理”中,规定“无论任何情况下,承租人不得因供应商问题而拒付租金”。

远程世界的前员工表示:

结语:

事情发展到现在,公安也没有定论,不得不让人怀疑:韩春善是不是真正在做业务?

这一切究竟是经营不善还是蓄谋骗局?

韩春善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你不跑快可能就被落下;

要跑快,就有风险,

所以这个分寸确实不好把握。

退一万步讲,或许一开始他还是想做一些事情,但随着巨额融资的进入,只能被迫不停地膨胀,饮鸩止渴。

但过度金融化终将毁灭这个疯狂的行业。共享单车如此、p2p如此、区块链如此,连最传统的房屋租赁亦如此。

参考资料:

互联网+医疗租赁“模式创新”身后一地鸡毛,远程视界套住千家公立医院,《第一财经》

医疗“航母”远程视界危局:代理上门追债、医院蒙冤起诉,猎云网



热点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