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带砺:江西密林发现川军伤兵墓群,几百坟头全部向西望家乡

时间:2019-12-07 13:53:26

李建国

我叫李建国,江西秀水人。我在秀水当地的一家小运输公司工作。我的爱好是学习当地文学和历史。为了更多地了解70多年前秀水抗战的历史事实,我和我的朋友们近年来翻越了家乡的许多荒山野岭,继续寻找散布在秀水的抗日战士的坟墓。

每一次实地调查都必须经历心灵的冲击,每一个悲剧故事都有一个带血的传奇。我真的觉得日本海盗的入侵是一场民族灾难,造成了难以言表的痛苦。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恰好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还完成了修水抗日战争一书的初稿。我想用这本书来纪念烈士,正视历史,不要忘记国耻,加强中国!

实地调查:秀水县山口镇柘鹏村王福龄

调查对象:抗日战争中伤亡士兵的严重群体

来访村民:村党委书记赖文茜、村民谢启泉(81岁)、黄张明等

采访者:李建国、胡德群、裴梅龙、李付俊和吴克

调查时间:2018.9.2.8-2019.10.6

在再次拜访王福龄烈士的前夕,我给我的好朋友莱·文茜打了电话。文茜现任柘鹏村党委书记。他彬彬有礼,热情好客,并有良好的群众基础。

六人小组到达了王福龄脚下。文茜已经安排了几个村民上山清理这座山。从密林中清理出来的坟墓排列整齐,水平和垂直,遍布整个山坡。他们统一面对西方(四川和湖南方向),就像一个士兵方阵。寂静的场景让公众窒息,给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震撼。

我们在密林中仔细搜寻,希望找到70多年前留下的痕迹,并为我们发现详细的线索。最后,在墓群中间,发现了一块小石碑。当堆积在坟墓前的枯叶和泥土被小心地挖掘出来时,又发现了两块稍大的墓碑。拼接后,剩下的墓碑上写着“民国29年,军政司,第16军分区”...

陪同他的村民黄张明说,山上的坟墓最初都是墓碑。20世纪50年代,当生产团队开始修建水利工程时,山上的大部分墓碑连同王宓岭下的牌坊都被移走,以封闭池塘并堵住堰。高原樟树塘仍有许多挡水石板,是从这里搬走的。

我们去了深山中的樟树塘,按照村民们指出的位置把泥铲走了。一排石板的顶部出现了。一行人轮流深挖,一个多小时后他们清理了八块完整的墓碑。

墓碑上清楚地记录着:

1.刘吴克,十四军新师第七连第二团一等兵,20岁。他是湘西人的坟墓。他于民国29年9月30日逝世,并在军政总署九十四所收容所受到表彰。

2、陆军新第14师、第414团、第4连、第2连等。)士兵云卿24岁,湘西人的坟墓,于9月30日、29日在中华民国军政署九十四个收容所去世

3.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十九届九月三十日,湖南人民的坟墓——中国丁于第十三新师第十六营39岁的士兵钟丁于在军政部门建立的九十四个避难所中逝世。

4.唐倩斌,21岁,第15军新沟营第3连一等兵,是湖南人的坟墓。他于民国30年10月13日逝世,并在军政总署九十四所收容所受到表彰。

5.民国920年9月20日,20岁的湘西男子谢咏梅(音译)逝世,他是军队第十三师新沟营第二连的一等兵,他的墓建在军政部门一个有94年历史的避难所里。

6.赵郭斌,25岁,来自第二连和第三十集团军副司令团二等兵,是四川人民的坟墓。他于民国929年去世,并获得了军政总署九十四所收容所的荣誉。

7.在湘鄂赣边区,民国时期9月21日,云浮第三中队的一名23岁士兵陈瑞因病去世。他在军事和政治部门的94个避难所获得了荣誉。

8.24岁的刘松贵(音译)是湘、鄂、赣三军第二连的一名士兵,他走进了总部,是湖北人的坟墓。他于民国30年1月4日逝世,并在军政总署九十四所收容所受到表彰。

被泥土揭开的八块墓碑是八个年轻的生命!最小的只有20岁,最大的只有30多岁。为了抵御外来侵略,远离家乡,他们的生活将永远以爱为心境而结束!回头看看密林中排列整齐的坟墓!回想一下四川军队的后裔胡德群在另一个墓群中哭泣的情景。我们不能用语言来表达我们内心的沉重。我们只想站在山脊上大喊大叫...

掘出墓碑

当地村民谢启泉回忆说,抗日战争胜利后,王福龄下建了一排三层、十多米高、三扇门、四根柱子的广场。底座是由麻石制成的。主体用青砖密封并粉刷。对联被放在中间门两边的柱子上,士兵名单被刻在侧门的侧柱上。排房三楼有两本书:《国共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碑》。书法刚劲有力,每个字都很优秀。牌坊上写的字和对联是赵一岳先生写的,他留在驻军的坟墓里。

赵一岳来自四川。守备部队撤出山口后,他被留下来照看墓地。他很高,有很高的文化修养。王宓山脚的老一代村民说,他以前是王纪灵旁边的主人,所以赵姓一直流传到今天。

赵总是用指甲钳(当地人上山收集木制工具)来捡很多油、蜡烛、香和纸,跪在一排房子下面嚎啕大哭,烧香和纸来纪念他的同志。当时,山口镇的几位老教师听说他远离家乡,独自照顾两个墓地慈善活动,并会见了赵师傅。读了他的书法、平额头和对联后,他们都对他的荣誉感和文采印象深刻。他低调谦虚,从不与当地人发生任何冲突或争吵。即使有人说他是坏人和流氓,他总是满脸笑容地说:“好,你说坏人是坏人,流氓是好人,流氓是好人”,因为赵一岳脾气好,愿意帮助别人,村民们不把他当外人。

土地改革是在1950年进行的。为了让赵师傅更容易打理墓地,村民们给了他排房下的两大块田。赵师傅是个学者。他不知道如何做农活。被分配到地里后,他就简单地种植花生和其他作物。大多数花生成熟后会被山下的孩子偷走。每当发现一个孩子偷花生,赵总是微笑着说:“不要太多,不要太多,孩子们,明天不要再挖了!”

墓主赵一岳住所

哲彭村有两个墓地,一个在野战医院的后山,在赵家的左侧,另一个在王宓岭。从1939年到1953年,赵师傅小心守护着这两个墓地。我不知道为什么,1953年冬天的一个晚上,赵师傅离开了和他一起在王宓岭待了14年的战友。几年后,王福龄烈士纪念碑也永远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

谢启泉,一位老人,回忆说驻军的纪律非常严格。我看到军队里发生了两件事:一个老人在山脊后面养了一个鱼塘。医院里的几名受伤士兵想吃鱼,被邀请用手榴弹炸鱼。他们油炸后离开时,老人发现了他们。双方都被撕裂了。一名受伤的士兵是中士的班长。中士班长的徽章在撕裂中被撕掉了。第二天,人们把徽章带到分区总部,分区总部询问情况,并立即将受伤中士的班长拉到王福龄枪毙。另一次,师部发现并证实两名士兵正在秘密吸食鸦片。师司令部立即命令部队跑到王宓岭的下游集合。然后宪兵在野外射杀了两名鸦片上瘾者。

村支书赖文茜讲述王福龄的故事

因为秀水地处偏远山区,山川秀丽,是抗战时期四川军第三十军和省政府的总部。许多后方医院也驻扎在秀水的各个乡镇,治疗前线的伤兵和士兵。王福龄墓只是受伤士兵死亡的坟墓之一。

青山有幸埋葬了忠诚的骨头。松涛用震耳欲聋的吼声呼唤忠诚的灵魂。

四次访问王福龄后,我们只揭开了它神秘面纱的一角。它留下了许多疑问,如赵一岳生平经历和下落的神秘,以及是否能找到埋葬在王宓山的官兵名单。我们没有历史数据来支持那段辉煌的历史。烈士们经历了什么?......一切未知,我们需要找到研究。

实地调查的全体工作人员与当地村民合影留念。

本期相关文章:

甚至杨彪系统:吴石中将亲自签署文件,确认抗日军队的伤亡人数。

受伤的士兵哭着说,看见我的腿了,我该拿什么还给我妈妈?



澳客彩票 天津11选5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热点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