贿赂医务人员开指定药物,美国知名药企被罚超1亿美元

时间:2019-10-22 11:02:51

文艾金融经济社会卫生局陈景光

人工智能金融经济学会卫生知识局严东学

本文来源于艾财经旗下的健康保健品牌“建筑局”。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合规是全球制药公司的共同话题。

近日,美国司法部宣布,制药公司avanir pharmaceuticals已同意支付超过1亿美元的刑事处罚、没收和民事赔偿,并同意配合对参与回扣计划的四方进行起诉。

此前,上述制药公司在不同地区被控各种罪名,包括在2010年10月29日至2016年12月31日期间以金钱、薪酬、差旅和食品的形式向相关医疗专业人员提供补偿,以诱使他们开新药。

数据显示,avniar pharmaceuticals的前身lidak pharmaceuticals成立于1988年,1998年更名为avniar pharmaceuticals。2014年12月,大冢制药在美国的子公司大冢美国有限公司向阿夫尼亚公司提供了35亿美元的全额现金。2015年,avanir正式成为大冢制药的子公司。

Avanir是一家专门研究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的生物制药公司。该病例中涉及的化学名称nuedexta,氢溴酸右美沙芬/戊氧维林,是一种用于治疗假性延髓情感(pba,一种神经系统疾病)的药物。作为这种适应症的唯一治疗药物,纽德斯塔曾在2013年7月至2014年6月期间实现了9,400万美元的12个月销售额,比前一年增长了50%。

根据美国司法部发布的信息,除了直接的罚款,avanir可能会被卫生和公众服务部监察长办公室强制排除在美国法典第42节规定的所有联邦医疗保健计划之外至少五年。这不仅会增加患者的负担,还会影响该产品的市场。

美国司法机构的一些成员表示,当制药公司向医生支付回扣时,他们可能会影响他们的医疗决策,并且不能给病人适当的治疗。当涉及到老年人等弱势群体时,尤其如此。业内人士认为,avanir对回扣的处罚也是对全球制药公司的一个警钟。

另一方面,在中国市场,分析师指出,随着相关政策的实施,跨国制药企业和本土企业如果不能合规经营,都将受到致命打击。

回扣和罚款的支付已经超过1亿美元。

阿瓦尼尔被指控在乔治亚州北部和俄亥俄州北部犯有各种罪行,罚款总额超过1亿美元。

佐治亚州北部地区法院指控阿瓦尼尔向医生提供回扣违反了反回扣法,这样他就可以为联邦医疗保健计划的受益人开更多的新处方,并诱使他推荐其他医生为联邦医疗保健计划的受益人开新处方。

根据上述地区宣布的延期起诉协议,avanir承认向医生支付费用以促使他们维持和增加处方量,同意支付780万美元的罚款和没收的574.8万美元。美国将对avanir的起诉推迟了三年,以使该公司能够遵守协议条款。该协议只有在法院接受后才能成为最终协议。

俄亥俄州北部83个州已有4人被起诉。根据起诉书,这四个人被指控共谋索取、接受、提供和支付回扣。Avanir也同意在这方面进行合作。

在另一项民事决议中,avanir同意支付9597.2017万美元,以解决根据《虚假索赔法》向nuedexta出售黄金的指控。和7,027,983美元用于国家医疗补助。

根据上述指控,在2010年10月29日至2016年12月31日期间,avanir以金钱、报酬、旅行和食物的形式向某些医生和其他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支付回扣,诱使他们开新药。为了支付一些医疗专业人员的费用,avanir还根据他们开nuedexta处方的愿望组织了关于nuedexta的讨论。美国政府指出,这些活动主要是社会活动,没有教育价值。

Avanir还被指控向长期护理机构出售nuedexta,用于治疗未经fda批准的适应症。根据指控,该公司指示医疗代表提供虚假和误导性的信息,以表明pba患者可能有更多的表现,如无泪哭泣、发出其他不清楚的声音等。这实际上通常是痴呆的表现,而不是pba患者。

此外,avanir还接受了一系列与联邦医疗保健计划相关的民事索赔。如果阿瓦尼尔被定罪或认罪,卫生和公共服务部监察长办公室可能会迫使他至少五年不参加《美国法典》第42条规定的所有联邦医疗保健项目。

由于多种力量,黄金销售的生存空间继续缩小。

Avanir为回扣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然而,在此之前,许多人因贿赂而受到更严厉的惩罚。

今年6月,美国止痛药制造商因涉嫌贿赂医生给病人开止痛药而被罚款2.25亿美元。这位前董事长和四名员工面临长达20年的监禁,这直接导致这家价值30亿美元的公司申请破产。

2013年11月,美国司法部宣布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已同意支付22亿美元,以解决其向医生和药店提供回扣以及非法销售未经授权使用的药物的刑事和民事指控。

2012年7月,葛兰素史克因“不当营销”使用五种适应症以外的药物、歪曲文迪雅的安全性和向医生支付回扣而被fda罚款30亿美元。

事实上,重罚并不仅限于外国。

自中国医药卫生领域反腐风暴爆发以来,相关部门对黄金销售企业的处罚也有所加强。许多著名的跨国制药公司,如中美斯奎布,都被处以巨额罚款。

除了重罚,中国制药业还面临多重反腐风暴。

据行业统计,2010年至2019年6月,我国共查处医药领域行贿受贿案件3113起。

2019年,卫生和健康委员会反腐败运动的“红线”不断更新。财政局和医疗保险局对77家医药企业进行了“渗透”检查。医学领域的反腐败运动不断上升到制度化和法制化的高度。

特别是,被视为颠覆药品营销模式的改革措施——47卷采购——已经全面推行,倒计时真正开始了。

可以看出,安徽省作为“医疗改革的先锋”,率先为12月份实施的新政策敲响了“号角”。

在前一轮降价的基础上,药品价格进一步平均下降了59%,部分药品的单片机价格被分成几个部分。

在此基础上,分析师指出,至少在细分市场,黄金销售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生存空间,这将导致一些制药企业被淘汰,而那些有实力通过合规措施开拓市场的企业将获得更大的收益。



热点新闻
最新新闻